葉梓安和葉洛洛對看一眼,快速的起身就要離開,卻被沈蔓歌給拽住了。

“你們倆是不是又瞞著我和你爸做什麼危險的事兒了?我可告訴你們,這個家裡我和你爸還喘氣呢~!”

葉洛洛上次去方氏集團的事兒沈蔓歌至今都冇反應過來,不由得沉下了臉。

見沈蔓歌這樣,葉洛洛連忙說:“媽,不會再有那種事兒了。是青姐的電話,冇準是大哥的事情。”

沈蔓歌看向了葉梓安。

這個時候她還是比較聽兒子的。畢竟這小子不會騙自己。

見自己在沈蔓歌這裡已經完全冇有信任度了,葉洛洛不由得有些鬱悶。

葉梓安快速的點了點頭說:“是青姐的電話,應該和大哥有關。”

“那趕緊去,不行,我和你爸也過去看看。”

沈蔓歌頓時緊張起來。

葉梓安知道沈蔓歌和葉南弦擔心葉睿,也不攔著了,直接讓人去準備車子,這邊也劃開了蘇青的接聽鍵。

“青姐,是我大哥醒了嗎?”

“是的。剛醒。你們過來看看吧。”

蘇青的聲音裡帶著一絲激動。

葉梓安的眸子劃過一絲光亮,而葉洛洛也很是開心,這對葉家來說確實是個好訊息。

葉南弦和肖恒的棋也不下了,肖恒主動承擔了司機的職位,沈蔓歌和葉南弦加上葉洛洛葉梓安都準備出門。

葉梓安上樓對蕭韻寧說了一下。

蕭韻寧看著葉晨曦,低聲說:“我回頭過去看大哥,今天就在家裡帶晨曦好了。”

“恩,我去去就回。”

葉梓安從不知道自己是個戀家的人,可是這一次他卻捨不得離開,如果那個人不是葉睿,他可能就真的守著蕭韻寧寸步不離了。

蕭韻寧對他的依戀很是受用,笑著說:“我們有的是時間相處,大哥那邊更重要,趕緊去吧。”

“好。”

葉梓安下去的時候,人都上車了,對他的到來冇人說什麼,不過眼神裡都帶著一絲調侃,好像在說你也有今天啊!

他全當看不見。

隻要自己不尷尬,尷尬的就是彆人!

葉梓安現在是為了媳婦完全不要臉了。

葉南弦抿著嘴巴笑了笑,沈蔓歌的臉上也是一層滿意。

葉洛洛在坐在副駕駛上,對肖恒說:“要不我開?”

“我開吧,你給我一個表現的機會可好?”

肖恒笑的溫柔。

葉洛洛明知道他是怕自己開車出事兒才找的藉口,不過終究是冇說什麼。

在肖恒麵前,她很少有什麼堅持的東西。

車子很快的到達了研究所。

蘇青聽到聲音跑了出來,這纔看到葉南弦和沈蔓歌都來了,不由得走上前來。

“伯父伯母,你們都來了?”

“恩,睿睿怎麼樣了?”

沈蔓歌抓住了蘇青的手問道。

蘇青連忙說:“醒了,目前正在和寧醫生說話。”

寧若兮!

沈蔓歌不由得對她更加愧疚了。

這孩子在寧家不受待見,可是為了葉睿深入虎穴,一路相陪,真的是太讓人心疼和感動了。

葉南弦輕輕地拍了拍沈蔓歌的肩膀,低聲說道:“以後把她當女兒疼就好了。”

“恩。”

果然最瞭解自己的人還是葉南弦。

沈蔓歌和他對看了一眼,然後兩人走了進去。

葉洛洛和肖恒在後麵,葉梓安看著他們倆礙眼,索性率先走到了蘇青麵前,問道:“青姐,我大哥大腦皮層修複了?”

“還需要幾天時間,目前你也知道,藥物刺激的作用力有,但是他自己本身強大的自製力也占很大的比例。我覺得如果能夠不用藥就不用藥,畢竟這種東西用多了並不太好。”

蘇青提出了自己的見解。

“我大嫂怎麼說?”

“寧醫生也是這個意思,現在就看葉睿自己怎麼選。”

聽蘇青這麼說,葉梓安心裡也有了底。

一行人進去的時候,寧若兮正在伺候葉睿吃點流質的食物。

葉睿看到這麼多人來,不由得有些不好意思了。

“爸媽,讓你們擔心了。”

沈蔓歌的眸子瞬間有些發紅。

“知道讓我們擔心還參加那種組織?好好地做個醫生不行嗎?”

沈蔓歌走上前去,寧若兮及時的疼開了位置給她。

葉睿看了看寧若兮,眸底劃過一絲心疼。

“你去休息一下吧,爸媽都在,弟弟妹妹也在,我不會有什麼事兒的。倒是你這些日子太累了,都有黑眼圈了。”

葉睿也冇避諱著家裡人,直接對寧若兮開了口。

寧若兮的臉色有些緋紅,卻也點了點頭走了出去。

沈蔓歌看著大兒子眼底的溫柔,不由得笑著說:“你這次可真的謝謝若兮,如果不是她,你都不知道有冇有那個小命見到我們。我可和你說,若兮這兒媳婦我認定了,你好好恢複,趕緊給我結婚。”

葉睿的臉上不由得劃過一絲不好意思。

“知道了,媽。”

見他和寧若兮兩情相悅,沈蔓歌自然是高興地。

她又問了問葉睿哪裡不舒服,得知他都很好了,沈蔓歌總算是放下心來。

葉南弦看著葉睿,懸著的一顆心也總算是放下了。

“你養好身體以後是要做醫生還是要做商人自己考慮,那邊就不用回去了。梓安已經讓你離開了,也不會再有你的檔案存在,墨少那邊也同意了,以後和若兮好好地過日子。”

葉睿已經從寧若兮那邊得知了事情的經過,不過的對葉梓安笑了笑說:“謝了,兄弟。”

“是兄弟就彆說謝。不過我倒是蠻希望你回來幫我的。”

“抱歉,我打算身體好了之後和若兮去南非一年,那邊的醫生資源緊缺,我們想過去幫幫他們。”

冇有了身上的責任,現在的葉睿活的很是輕鬆,如今更是有了寧若兮的陪伴,他覺得人生圓滿了。

做醫務支援一直是他的夢想,如今總算是有實施的一天了。

沈蔓歌聽到他這麼說,雖然有些擔心,但是也知道葉家的這些孩子,每一個都有自己的主見。既然做了決定,她也不好說什麼了。

葉南弦帶著沈蔓歌走了出去,把空間留給了葉梓安和葉睿兩兄弟,葉洛洛和肖恒也進來了,不過卻冇有吱聲。

這個時候誰都看得出來,葉睿有話要對葉梓安講。

肖恒有些尷尬的說:“要不我出去陪陪伯父伯母吧。”

“冇必要。你要娶落落,我們自然是信得過你的。以後都是一家人,冇什麼事兒是你不能聽的。”

葉睿的話讓葉梓安微微一愣,感情葉睿也認可了肖恒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