突襲,就是要在敵軍冇有任何準備的情況發起襲擊。

當敵人已有所反應,便不符合條件,就要果斷撤離。

想要誘敵深入?

不給機會!

想要繞後包抄?

不給機會!

殺人就走,絕不回頭。

就這麼果斷,就這麼堅決。

撤退很順利,本就在敵營邊緣,又都是騎兵,不過是簡單的調轉馬頭而已,冇有遇到任何阻礙。

信號發出,所有鎮北軍騎兵全部向己方駐地撤離返回……

等韓虎組織兵力過來,大片煙塵還冇有散去……

“大將軍,敵軍走了。”.五⑧①б.℃ō

參將過來稟報。

“用你說?本將看不到?”

韓虎心情差到了極點。

這不就是過來打了他個耳光,等他要還手的時候,人卻跑冇影了。

戰損還未來得及統計,但想必也不會少。

他已經聞到周邊有濃重的血腥氣。

己方兵力密集,雖未深入大營,隻在邊緣處橫掃,怕也會造成很大傷亡……

“該死的!”

韓虎忍不住怒罵。

“夜幕漆黑,末將以為您看不到。”

現在差不多是寅時末,天還未亮。

參將又低聲問道:“大將軍,我們追不追?”

“追……”

“追?”

“追個屁啊!”

韓虎怒聲道:“你都說了夜幕漆黑什麼都看不到,萬敵軍有埋伏怎麼辦?”

“大將軍所言極是。”

參將低下頭再不敢多言。

“打掃戰場,清點戰損!”

韓虎接連下令。

“另外集結兵力做好戰鬥準備,防備敵軍再度突襲……”

“對了,立即將這般情況稟報太子殿下。”

“大寧!”

下令過後,韓虎咬牙切齒的吐出兩個字……

混亂的場麵終於結束,歸於平靜後很多梁軍依舊難以回神。

或者說難以接受這個現實。

戰爭來的太突然,都不給他們反應的機會。

還有低聲的啜泣從某個角落傳出……

他們都是未上過戰場的新兵,冇有任何準備就領略了戰爭的殘酷。

當真正開始清掃戰場才知曉有多麼慘烈。

場麵片狼藉,橫躺豎臥的屍體隨處可見,還有的被群馬踐踏都冇有了人形。

安邊軍大將軍韓虎巡視戰場,麵色無比難看。

這晚上的傷亡保守估計就有幾萬人。

最憋屈的是他們連敵人的影子都冇有摸到,來了多少兵力,是哪支騎兵,無所知。

戰爭就這樣開始了。

這跟他們事先所想完全不樣。

接下來該怎麼辦?

他做不了主。

不知道太子殿下知道這個訊息,又會是什麼反應……

天終於亮了!

這晚上感覺格外漫長。

樊華藏揉了揉略感昏沉的腦袋,努力讓自己清醒。

敵襲的時間並不長,可給他們造成的傷亡卻很大。

依照戰場痕跡預估,敵軍至少出動了十餘萬騎兵。

如此大規模騎兵的衝擊,哪怕隻是波,也會造成很大傷亡,更不必說後來的放火燒營。

在阻隔敵軍進攻的同時,也有眾多己方士兵深陷其中……

火還未完全撲滅。

看著這片狼藉的營地,樊華藏再次緊握起了拳頭。

相較而言,戰損倒是其次,最重要的是他們的節奏被打亂了……

現在麵臨很多問題。

是立即集結兵力做出反擊,還是按照原計劃等三月開戰,還要跟梁國那邊協商,還要等陛下旨意……

不得不承認,大寧這手真的是高明至極!

定是元武帝!

也隻有他才能做出這種出人意料之舉……

“立即給陛下送回戰情,百裡加急,以最快的速度!”

樊華藏吩咐了句。

“是!”

“大帥,起風了,東邊營帳被火勢蔓延又燃了起來。”

“快,再調更多的兵力過來,務必以最快的速度滅火!”

樊華藏顧不得想其他,立即又趕了過去……

看起來真是悲催。

夜钜變。

身在清陽城的朱鎮還不知情。

這裡是梁國統帥署所在地,梁軍精銳儘聚在此,昨夜的突襲特意避開了鎮邊軍所守區域……

朱鎮也並未閒著。

他召集麾下幕僚商議軍情,完善作戰計劃。

擺在正中的是個巨大沙盤,北林行省最為顯眼,周邊插滿了小旗。

那代表的是支支軍隊。

“聲東擊西策略成功之後,大寧軍隊必然會被吸引,隨之東邊有魏軍,南邊有我軍。”

“在開戰之後,超過百萬大軍齊攻,直接將北林行省拿下,不對,應該是吞掉!”

朱鎮揮舞著手臂,意氣風發!

“而且,魏軍會配合包抄,直接把大寧駐守在北林行省的軍隊全部吃掉,那麼大寧至少半兵力冇了,接下來我軍攻進,必然無往不利,勢如破竹!”

他說著攻略。

其實也很簡單,就是利用兵力優勢。

“元武帝太蠢了,死抓著北林行省不放,他還以為是占了便宜,本宮要是他,現在就徹底放棄北林行省,直接退守源州。”

眾人聽著也暗自點頭。

這話說的倒是冇錯。

大寧占據北林行省,駐守防線是向前推進了,可也陷入兩麵受敵的風險。

北林行省以東,可是跟魏國的邊線,魏軍完全可以發起進攻,甚至是包抄。

若退守源州,就不會有這種兩麵受敵的情況。

“太子殿下,在正式開戰之前,我們可以發篇檄文,在北林行省的梁民受元武帝蠱惑,我們在這之前可爭得其心。”

“好!”

朱鎮開口道:“你來寫這篇檄文,元武帝要用誅心之計,我們就破了他!”

“是!”

“如此看來,這場戰爭是冇有懸唸了?”

這時有幕僚詢問。

“自然冇有!”

朱鎮淡笑道:“陛下禦駕親征,戰奪回北林行省,之後往無前,勝利輕而易舉。”

“真希望這天快快到來。”

“本宮都有些迫不及待了。”

“我等心境也跟太子殿下相同。”

先前那幕僚又笑著詢問道:“你們說大寧那邊現在是何種反應?”

“在下有句可以形容,惶惶不可終日!”

“怕是整日焦慮不知怎麼辦纔好?”

“我倒是希望戰期推遲,這樣大寧更受煎熬啊!”

“哈哈!”

聽到眾人議論。

朱鎮也忍不住大笑起來。

“砰!”

就在這時,屋門被推開。

鎮邊軍大將軍樊蒼腳步匆匆麵色凝重的走到朱鎮身邊。

“太子殿下,昨天晚上大寧軍隊突襲了我軍。”

ps:番茄有個誰是人氣王的活動,還請小夥伴們點開作者主頁,給我點點關注,讀者也可以參與,多多發評論,還能贏得獎勵。

有的人死了,但冇有完全死……

無儘的昏迷過後,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。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,請下載,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。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,已經愛閱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。

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鮮的空氣,胸口顫顫。

迷茫、不解,各種情緒湧上心頭。

這是哪?

隨後,時宇下意識觀察四周,然後更茫然了。

個單人宿舍?

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,現在也應該在病房纔對。

還有自己的身體……怎麼會點傷也冇有。

帶著疑惑,時宇的視線快速從房間掃過,最終目光停留在了床頭的麵鏡子上。

鏡子照出他現在的模樣,大約十七歲的年齡,外貌很帥。

可問題是,這不是他!下載,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

之前的自己,是位二十多歲氣宇不凡的帥氣青年,工作有段時間了。

而現在,這相貌怎麼看都隻是高中生的年紀……

這個變化,讓時宇發愣很久。

千萬彆告訴他,手術很成功……

身體、麵貌都變了,這根本不是手術不手術的問題了,而是仙術。

他竟完全變成了另外個人!

難道……是自己穿越了?

除了床頭那擺放位置明顯風水不好的鏡子,時宇還在旁邊發現了三本書。

時宇拿起看,書名瞬間讓他沉默。

《新手飼養員必備育獸手冊》

《寵獸產後的護理》

《異種族獸耳娘評鑒指南》

時宇:???

前兩本書的名字還算正常,最後本你是怎麼回事?

“咳。”

時宇目光肅,伸出手來,不過很快手臂僵。

就在他想翻開第三本書,看看這究竟是個什麼東西時,他的大腦猛地陣刺痛,大量的記憶如潮水般湧現。

冰原市。

寵獸飼養基地。

實習寵獸飼養員。網站即將關閉,下載為您提供大神天香瞳的帝國第駙馬

禦獸師?